49码开特无错过规律单双中特料
當代先鋒網>>國學>>正文

《祭侄文稿》為何不宜“出走”

作者:周娟霞 編輯:張玲玲 來源:光明網 發布時間:2019-02-11 10:18:17
 

  1月14日,《祭侄文稿》登上了微博熱搜榜。前段時間,有臺灣網友在日本街頭,陸續看到顏真卿《祭侄文稿》真跡將于1月16日-2月24日在日本展出的海報。臺北故宮博物院將珍貴的《祭侄文稿》送到日本做展覽,再加上日本的文物損壞“前科”、臺北故宮出借程序受質疑、現任院長推諉責任等事實,引發了民眾質疑。

17600518927095180150.jpg

  有聲音提出,博物館文物展出是正常的文化交流,為什么大家這么義憤填膺?這要從《祭侄文稿》的特別之處說起。


  《祭侄文稿》為何不宜“出走”


  《祭侄文稿》全名《祭侄贈贊善大夫季明文》,是唐朝書法家顏真卿所書,后世譽為“在世顏書第一”“天下行書第二”,與王羲之《蘭亭集序》、蘇軾《寒食帖》合稱“天下三大行書法帖”。


  公元756年,安史之亂的爆發使得唐朝由盛而衰,杜甫有詩言盡戰亂之時人們流離失所,無家可歸。時顏真卿其從兄顏杲卿與第三子顏季明聯合反抗安祿山,然賊臣擁兵不救,顏杲卿孤軍奮戰,苦戰三日,彈盡糧絕,那一戰,“顏氏一門死于刀鋸者三十余人,其狀慘絕人寰”。兩年后,顏真卿僅找到了侄子顏季明的頭骨和顏杲卿部分尸骨,正是在這種極度悲憤的情緒之下,他寫就了《祭侄文稿》,充滿涂改的凌亂草稿,用筆雄健而富有變化,足見其英風正骨之氣,遒勁郁勃,為行草書開創新的生面,具有重要的史料價值、藝術價值和精神價值。此卷后紙還有鮮于樞、趙孟頫等印記,有乾隆和嘉慶皇帝的璽印。清朝時入內府,后文物南遷之時被帶到臺灣,收藏于臺北故宮博物院中。


  《祭侄文稿》是唐朝之時極其重要的文物見證,其從不同側面反映了當時的政治和時代特點,而時代性決定了該文物具有不可再生性和不可替代性。文物按其價值高低的區分可分為珍貴文物和一般文物,珍貴文物又分為一、二、三級文物,凡唐以前首尾齊全有年款的作品,且書法水平高超的,像《祭侄文稿》這樣具有歷史和藝術價值的文物便可劃分為珍貴文物中的一級文物。


  北京故宮也藏有許多珍貴的書法作品,如張伯駒先生捐贈的陸機《平復帖》,是現存年代最早的西晉書法作品,還有王珣《伯遠帖》、懷素《苦筍貼》、黃庭堅《諸上座》卷和米芾《苕溪詩》等,然這些書法作品都被列入禁止出國(境)展覽文物目錄。文物出境展覽和對外文化交流,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文物遭受損害的可能性,我國從保護文物的需要出發,對藝術水平高的書法作品等原則上禁止出境,而一級文物也有規定的限額。


  即便是可以送出國交流展覽的文物,其包裝和運輸過程也極為特殊,畢竟文物藏品非常珍貴,稍有不慎便會造成嚴重的損失。通常,依據文物的種類和特點質地,出境文物的包裝和運輸有著不同的包裝要求。例如,減震材料防止文物因自重或運輸產生的擠壓損害;絲綢和棉布是為了防止包裝材料對文物進行摩擦的損害;瓷器的保護需要以防震、防壓、防撞和防摔為主;青銅器需要對其承力點進行測算,每個易損關節都需要特殊的固定方法。另外,在運輸過程當中需要防止濕度、溫度、水汽的侵害,因此難以穩定保存、狀況不佳的孤品文物往往不適合包裝搬遷運輸。


  像書畫類作品屬于易損類,常言“紙壽千年,絹保八百”,古紙原料一般是以樹皮和麻為主的植物纖維,既怕潮濕又忌干燥,容易遭遇脆裂、粉化和蟲蛀等現象,相較于其他文物如青銅器、陶瓷器等在保管和保護方面都更加困難。


  書畫的保護環境措施極為嚴謹,溫度濕度的不當、空氣污染、灰塵、光線、以及微生物都會對其造成一定的損害。書畫類文物也屬于光敏性文物,如果長時間被紫外線照射,會導致其發黃變色、發脆龜裂和粉化毀壞,因此必須要減少光線對書畫類文物的照射時間,還要避免紫外線的直接照射,書畫在展覽時不能使用閃光燈進行拍攝便是此理。對保護書畫文物的場所,也要經常進行除塵和消毒等,避免微生物的繁殖使書畫腐朽發霉。一般來說,書畫類文物進行展覽一次后,可能需要“休養”三年,要放在密閉的收藏箱柜之中,箱內的周圍還要放置多層的宣紙可以吸濕。


  報道中所提到的《祭侄文稿》,是顏真卿于唐乾元元年(758年)寫成,距今已有1200多年的歲月,若以人類的壽命來算,《祭侄文稿》早已是耄耋之年,其脆弱程度不難理解。在臺灣當地,《祭侄文稿》上次公開展出也是在十年前了,此次被送到日本展覽,民眾的憤怒程度可想而知。而據媒體報道,除顏真卿《祭侄文稿》外,此次出借的文物作品還有懷素《自敘帖》、褚遂良《黃絹本蘭亭卷》,以及李公麟《五馬圖卷》。每一件文物都歷史悠久,非常珍貴,妥善保存尚且難以避免其損耗,更遑論漂洋過海的奔波了。


  文物是一個民族的精神肖像,是集藝術、歷史、精神等價值為一體的文化符號,人類在歷史上所創造的文化遺存已毀壞和消失了大半,留存到如今已實屬不易,且文物一旦損壞,將難以復原。臺北故宮的此做法對文物而言,實非幸事,希望其能撇開其他因素,慎重考慮文物外出展覽一事;也希望《祭侄文稿》的落款“子孫保之”,真正成為一份代代相傳的承諾。(作者:周娟霞 中國社會科學院文物與博物館專業研究生)

點擊下載

貴公網安備 52011202003109號 貴州省互聯網出版業務許可證:黔新聞出網版準字第046號 黔ICP備13004279號-4 增值電信業經營許可證(ICP):黔B2-20100012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5212013001 Copyright ? DDCPC.CN 當代先鋒網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貴州省委當代貴州雜志社主管主辦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851-85890960 中國互聯網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12377 www.12377.cn
49码开特无错过规律单双中特料 广东时时20选8 快速时时的套路 二八杠游戏免费下载 重庆时时开奖彩经网 77动漫和aa国际哪个好 秒速时时是哪个国家 时时彩官方最快开奖 10期倍投 紫金娱乐会所可信么 ag不同平台有时间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