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码开特无错过规律单双中特料
當代先鋒網>>讀書>>正文

選讀|雨果小說里的巴黎圣母院大火

作者: 編輯: 來源:澎湃新聞網 發布時間:2019-04-16 16:58:40
 

  編者按:當地時間4月15日,法國巴黎圣母院大教堂屋頂發生大火,巴黎圣母院建筑尖塔在大火中倒塌。

  維克多·雨果1831年出版的小說《巴黎圣母院》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而此時圣母院的破敗狀況令人觸目驚心。修復工作從1844年4月20日開始,直到1864年5月31日結束。以下為《巴黎圣母院》第十卷(節選,上海譯文出版社,2011年出版),描述了小說里那場著名的巴黎圣母院大火。

  雨果著,管震湖譯

  四、 好朋友幫倒忙

  ……

  我們要是能夠看見此刻的卡席莫多,準定會嚇一大跳。他不僅僅在欄桿上堆積投射物,還在平臺上堆了一堆石頭。外緣的石頭一旦用完,他就從下面石堆上拿取。這樣,他就不斷俯身、直立、再俯身、再直立,動作之敏捷叫人難以置信。地鬼似的大腦袋往欄桿外面一伸,就有一塊巨石落下,然后又一塊,又一塊……有時他目送著一大塊墜落,看見它砸中了,就得意地哼一聲。

  可是,乞丐們并不氣餒。一百多人使盡力氣,加強了橡木撞角的沖力,撞擊之下,那厚實的大門有二十多次被搖撼了。鑲板軋軋碎裂,雕刻炸飛了,戶樞每次都在搭扣上跳動,門扉開始脫臼,鐵筋之間的木頭被碾成粉末而脫落。對于卡席莫多幸運的是:大門結構鐵比木頭多。

  盡管如此,他感覺到大門搖搖欲墜了。雖然他聽不見,每一下撞擊既在教堂內穴,也在他的胸腔里發出反響。他從上面看見無賴漢自感勝利在望,狂暴倍增,向建筑物沉黑的上層威脅地揚起拳頭。卡席莫多恨不得埃及姑娘和他自己長出翅膀,也像從他頭頂上飛出去的貓頭鷹那樣飛走。

  石如雨下還不足以擊退進攻。

  1956年版電影《巴黎圣母院》劇照,這一版本最為國人熟知,愛斯美臘達由吉娜·勞洛勃麗吉達(右)飾演,卡席莫多由安東尼·奎恩飾演

  正在焦急萬分的時刻,他瞥見就在他投石砸死黑話分子的那欄桿下面一點點,有兩根長長的石頭水槽,巨口直接挨著大門頂上。它們的內管通向平臺的石板地坪。他忽然靈機一動,跑到他自己的敲鐘人宿處,抱來一捆柴禾,又把大量檁條、大量鉛皮(都是他迄今尚未使用過的彈藥)放在柴禾堆上,把這樣的一座柴堆在那兩根雨水管的入口架好以后,就著燈籠點燃了火。

  這個過程中,石頭不再落下,無賴漢也不再向上面張望了。盜賊們氣喘吁吁,像是一群獵犬向野豬巢穴強攻,洶洶然吼叫,擁擠在大門跟前。大門在撞擊下已經面目全非,卻依然屹立。他們興奮得全身戰栗,等待著最后一擊,剖開它肚皮的一擊。一個個爭先恐后逼近大門,都想一俟大門撞開,搶在頭里沖進這富可敵國的主教堂,沖進這已積累財寶三百多年的巨大寶庫。他們又高興又貪婪,咆哮著,互相提醒里面有精美的銀十字架、華麗的錦緞教士服、鍍金銀質的墓碑,還有唱詩班的各種精美物件;凡是令人目眩的節日:迭次火炬閃亮的圣誕節、陽光燦爛的復活節,所有這些輝煌莊嚴的典禮上,圣物盒、圣骨盒、圣禮盒、燭臺、圣柜,堆積在神壇上,形成厚厚一層黃金和鉆石貼面。當然,在這美妙的時刻,盜賊和假傷者、大幫兇和流浪漢,并不太想到搭救埃及姑娘,而是思量如何搶劫圣母院。我們甚至樂意認為,對于他們中間的許多人,愛斯美臘達只是一個借口——假如強盜還需要什么借口的話。

  正當他們群集著作出最后努力,撞擊攻城槌,人人屏息,繃緊肌肉,使盡全身力氣,給予決定性沖擊的時候,忽聽得他們中間一聲慘叫,比大梁砸下頭破血流、送卻性命時的喊叫更為凄厲。沒有慘叫的人、還活著的人睜眼察看。兩道熔化的鉛水從教堂上面瀉入人群中最密集處。沸騰的金屬傾瀉下來,人的波濤滾滾后退,濺落之處,在人群中間打出兩個冒煙的黑洞,仿佛是開水澆在雪地上。只見幾乎燒成黑炭的瀕死者蠕動著,痛苦地吼叫。在這兩股主流周圍,可怕的雨滴飛濺,濺落在進攻者頭上,火焰像錐子,錐開了頭顱。這是霹靂千鈞的火,灑落無數的霰粒,掃蕩著這不幸的一群。

  吼叫聲使人膽肝俱裂。無論膽大的還是膽小的,他們紛紛狼狽逃竄,把大梁扔在尸體上,廣場再次廓清了。

  1996年動畫片版《巴黎圣母院》劇照,當時法國觀眾對于好萊塢的改編嗤之以鼻

  人人都抬眼觀察教堂的上層。所見是一片奇異景象。在最高層走道頂上,在中央花瓣格子圓窗的上面,熊熊烈焰在兩座鐘樓之間騰起無數火星的旋渦。這散漫狂亂飛舞的火焰不時被風刮走一部分化為濃煙。在烈焰下面,在火花從梅花形空檔中噴射而愈形黝黑的石欄桿下面,兩道水槽雕塑成妖怪巨口,不斷噴射烈焰,銀色雨點飛濺,襯托出黑漆漆的下層建筑。越接近地面,兩股熔鉛就越是四向擴散,好似水從噴壺的無數細眼中噴出。兩座鐘樓都呈現出兩個側面,粗獷而輪廓分明:一側沉黑,一側通紅。在火焰之上,這兩座鐘樓都把巨大的陰影一直投向天空,更加顯得高大巍峨了。鐘樓上的無數鬼怪和巨龍塑像顯出陰森凄慘的模樣。火焰跳動不定,閃閃爍爍,看上去這些塑像也在跳動。半獅半鷲怪似乎在大笑,筧嘴獸好像在吠叫,蠑螈在吹火,塔臘斯貢獸在濃煙中打噴嚏。這些怪物都由于火光熊熊、人聲鼎沸而從石頭的沉睡中驚醒。它們中間有一個在走動,不時可以看見他掠過柴堆的火焰,像是一只蝙蝠掠過燭光。

  這座奇異的燈塔,大概會驚醒遠方比塞特山丘的樵夫,讓他心驚膽戰地看見圣母院鐘樓的巨大陰影倒映在他那里的灌木林上面搖晃。

  無賴漢心驚膽戰,悄然噤聲。靜默中只聽見被封鎖在修院中的教士們的驚叫,比失火的馬廄里的馬匹更為驚慌。還有附近的窗子偷偷迅速打開、更迅速地重新關上的聲音,附近房屋里、市醫院里一片倉皇,火焰中風聲怒號,垂死者最后喘息,熔化的鉛流濺落在地面上持續不斷地劈啪作響。

  這當兒,為首的幾個無賴漢已經退至貢德洛里埃公館的門檐下,商議大計。埃及公爵坐在一塊界碑上,帶著宗教恐懼仰望在空中二百尺高處輝煌照耀的幻景似的柴堆。克洛班·特魯伊甫怒氣沖天,咬著自己的拳頭。

  “沖不進去!”他咬牙切齒地嘟囔。

  “這古老教堂像是神話幻境中的!”老吉卜賽人馬提亞·亨加迪·斯皮卡利低聲吼叫。

  “教皇的胡子!”一個服過役的頭發斑白的丘八接口說:“瞧這水溜噴鉛水噴的,比勒克圖的城墻突堞噴射子彈還厲害哩!”

  埃及公爵說:“你們看見了嗎,那個魔鬼在火邊走來走去?”

  克洛班說:“媽的,是天殺的敲鐘人卡席莫多!”

  那吉卜賽人搖搖頭說:“我告訴你們,他是撒納克陰魂、大侯爵、主管城防要塞的惡魔。他的形體像武裝的兵卒,長著獅子的腦袋。有時他騎上一匹丑惡不堪的馬。他把人變成石頭用來建造炮臺。他統率著五十個軍團。就是他,沒錯。我認得出的。有時他穿一件漂亮的金袍子,花紋是土耳其式樣的。”

  克洛班問:“星星的貝勒維尼呢?”

  “死了,”一個無賴漢回說。

  紅色安德里發出愚蠢的笑聲,說道:“圣母院讓市醫院有事干了。”

  屠納王頓足大叫:“這么著,就沒法子攻破這道門了?”

  埃及公爵傷心地指指那兩道沸騰的鉛流,它們就像紡錘不斷紡出硫磺,抽絲拉線般遮擋著主教堂黑黝黝的正面。

  他嘆道:“這樣自衛的教堂倒是有過。四十年前的君士坦丁堡圣索菲亞教堂,曾經連續三次搖晃它那幾座圓屋頂(也就是它的腦袋),把穆罕默德的新月旗打倒在地。是巴黎的吉約墨建造的,他是個魔法師。”

  ……

  箭射了出去,飛矢呼嘯,射中駝子的左臂。可是,對卡席莫多所起的作用,不過是好像法臘蒙王石像給蹭了一下。他抓住箭桿,把箭拔了出來,若無其事地在粗壯的膝頭上磕成了兩段。約翰來不及再射他一箭了。箭折以后,卡席莫多喘了口粗氣,螞蚱般一蹦,撲在大學生身上,撞擊之下,約翰的甲胄在墻上碰得個扁平。

  接著,在火炬的光亮漂浮不定、若明若暗照映之下,隱約可見極為恐怖的場景:

  卡席莫多探出左臂,一把捉住約翰的雙臂。約翰知道自己完了,不作任何掙扎。聾子又伸出右臂,一聲不響,陰沉沉,緩緩地一件又一件剝去他全身的披掛:劍,兩把匕首,頭盔,胸甲,腿甲,好似猿猴剝核桃一般。卡席莫多把這銅鐵的外殼一樣樣扔在腳下。

  大學生看見自己被解除了武裝,被扒去了全身披掛,落入這樣可怕的掌握,一無抵擋,無可奈何,他卻并不想向聾子求饒,只是厚著臉皮對著聾子的臉又笑又唱,以他十六歲少年的無憂無慮,唱起當時廣泛流傳的一首民歌:

  康勃萊那城市

  衣著多么華麗,

  馬臘番把它搶光……

  他來不及唱完了。只見卡席莫多站在走廊欄桿上面,一只手握住約翰的兩腳,把他像投石那樣在懸巖上空旋轉。然后,聽見一種響聲,像是一只骨頭盒子撞在墻上炸裂開來,看到有個什么東西在墜落三分之一的中途擱置在建筑物的一個突角上。這是一具死尸掛在那里,折成兩截,腰肢摔斷,腦漿迸裂。

  1923年默片版《巴黎圣母院》,這是同名小說第一次搬上銀幕

  無賴漢中間響起一陣恐怖的叫喊。

  克洛班吼道:“要報仇!”群眾響應:“絞死他!進攻!進攻!”

  接著發出了一陣驚人的怒吼,其中混雜著各種語言、各種方言、各種口音。可憐的學生的死,激起了群眾的憤怒的狂熱。就是這么一個駝子把他們阻遏在教堂門前這么久,不得前進半步,他們是又羞又惱。狂怒的人群搬來一架又一架梯子,火把增加了一根又一根,不出幾分鐘,絕望的卡席莫多看見這可畏的人群,螞蟻一般從四面八方一擁而上,向圣母院猛攻。沒有梯子的就用打結的繩索,沒有繩索的就攀附著雕刻的突出部分向上爬。他們前后拽著破爛衣衫。義憤可怕的人臉猶如漲潮,洶涌而上。那是無法抵擋的。復仇的火焰在他們狂野的臉上燃燒;他們泥污的額頭上大汗淋漓;他們的眼睛火光閃閃。這一切鬼臉,這一切丑相,圍攻著卡席莫多,仿佛某個其他教堂把它的果貢、猛犬、山妖、惡魔,一切最怪異的塑像都派來攻打圣母院了。又好似一層活著的鬼怪壓倒主教堂正面的那些石頭的鬼怪。

  這當兒,上萬支火把在廣場上多如繁星。這混亂的場面原來一直為深深的夜幕所掩蓋,現在突然給火光照耀得燃著了一般。前庭廣場燦爛輝煌,燭照著黑暗的天空。上層平臺上燒著的柴堆始終在燃燒,遠遠照亮城市。兩座鐘樓的巨大側影遠遠投射在巴黎屋頂上,把這一片光亮打開了一道寬闊陰暗的缺口。城市似乎驚動了。遠方的警鐘在悲鳴。無賴漢叫囂,喘息,詈罵,不斷向上涌去。卡席莫多面對這么許多敵人,束手無策,為埃及姑娘提心吊膽,眼見一張張狂怒的面孔越來越逼近他那走廊,只好吁請上蒼顯示奇跡,絕望地扭曲著他的手臂。

點擊下載

貴公網安備 52011202003109號 貴州省互聯網出版業務許可證:黔新聞出網版準字第046號 黔ICP備13004279號-4 增值電信業經營許可證(ICP):黔B2-20100012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5212013001 Copyright ? DDCPC.CN 當代先鋒網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貴州省委當代貴州雜志社主管主辦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851-85890960 中國互聯網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12377 www.12377.cn
49码开特无错过规律单双中特料 网赌坚持一年每天赢600 玩彩票跟计划的技巧 pk10滚雪球计划软件 最好用的手机pk10软件 抢庄牛牛怎么玩 时时彩代理会被通缉吗 最新打鱼棋牌游戏 恒发彩票属违法吗 2017北京pk10官网直播 24彩彩票